图片 4

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可扣除,2018提高个税起征点

摘要:2018提高个税起征点2018年个税起征点将提高到多少?
这是最近5年来,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关于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表述。
不仅提高起征点,还有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普大喜奔。
大家究竟能减多少税,取决于起征点到底提高到多少,以及专项费…

摘要:定了!2018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改革个人所得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合理减负,鼓励人民群众通过劳动增加收入、迈向富裕。
证券时报记者查阅发现,这是最近5年来,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

  2018提高个税起征点 2018年个税起征点将提高到多少?

  定了!2018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改革个人所得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合理减负,鼓励人民群众通过劳动增加收入、迈向富裕”。

  这是最近5年来,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关于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表述。

  证券时报记者查阅发现,这是最近5年来,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关于个人所得税的改革表述。

  不仅提高起征点,还有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普大喜奔。

  不仅提高起征点,还有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普大喜奔。

  大家究竟能减多少税,取决于起征点到底提高到多少,以及专项费用的认定。

  大家究竟能减多少税,取决于起征点到底提高到多少,以及专项费用的认定。

  我们先来复习一下个税的计算公式:

  我们先来复习一下个税的计算公式:

  应纳税所得额 = 工资收入金额-各项社会保险费-起征点

  应纳税所得额 = 工资收入金额-各项社会保险费-起征点

  应纳税额 = 应纳税所得额x税率-速算扣除数

  应纳税额 = 应纳税所得额x税率-速算扣除数

  其他都好理解,最后一个速算扣除数是什么呢?

  其他都好理解,最后一个速算扣除数是什么呢?

  在超额累进税率条件下,用全额累进的计税方法,只要减掉这个常数,就等于用超额累进方法计算的应纳税额,简称速算扣除数。

  在超额累进税率条件下,用全额累进的计税方法,只要减掉这个常数,就等于用超额累进方法计算的应纳税额,简称速算扣除数。

  我国税率目前分为7级,是这么定的:

  我国税率目前分为7级,是这么定的:

图片 1

  图片 2

  如果按照当前执行的税率表,以最高30%的税率分别计算月薪8000元、10000元、20000元、80000元在不同的个税起征点所缴的个税,是这样的。

  如果按照当前执行的税率表,以最高30%的税率分别计算月薪8000元、10000元、20000元、80000元在不同的个税起征点所缴的个税,是这样的。

图片 3

  图片 4

  来源:中国基金报微信

  来源:中国基金报微信

  个税改革成两会热点,“孩奴”养家不易受关注

  个税改革成两会热点,“孩奴”养家不易受关注

  今年两会上,个税成为代表、委员与民众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多份代表、委员或民主党派的议案、提案都聚焦个税改革,呼吁提高个税起征点,或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人所得税。多位代表、委员对此指出,相比简单地提高个税起征点,个税计征制度的改革更值得期待。

  今年两会上,个税成为代表、委员与民众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多份代表、委员或民主党派的议案、提案都聚焦个税改革,呼吁提高个税起征点,或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人所得税。多位代表、委员对此指出,相比简单地提高个税起征点,个税计征制度的改革更值得期待。

  今年全国工商联的提案建议,将个税起征点(即免征额)从目前的3500元提升至7000元,并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3%-45%降至3%-30%以下。

  今年全国工商联的提案建议,将个税起征点(即免征额)从目前的3500元提升至7000元,并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3%-45%降至3%-30%以下。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优化税收结构比减个税更重要。他认为以家庭为单位计征所得税难度较大。这涉及家庭如何定义?以家庭为单位征收需要清楚了解家庭的资产状况、家庭成员状况等,如此实施所面临的首要难点就在于信息的收集和比对上。如果这些信息不清楚,就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势必会带来更大的不公平。比如,在收集信息的过程中,如果只把收入情况摸清楚,而不清楚掌握家庭金融性资产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没工作收入的千万富翁领低保的情况,即按劳动收入看是贫困户,但按资产状况看就是富豪。更何况还有一个税收征管的法治环境问题,超出征管能力的税收制度最终都会变形走样。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优化税收结构比减个税更重要。他认为以家庭为单位计征所得税难度较大。这涉及家庭如何定义?以家庭为单位征收需要清楚了解家庭的资产状况、家庭成员状况等,如此实施所面临的首要难点就在于信息的收集和比对上。如果这些信息不清楚,就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势必会带来更大的不公平。比如,在收集信息的过程中,如果只把收入情况摸清楚,而不清楚掌握家庭金融性资产的情况,就可能会出现没工作收入的千万富翁领低保的情况,即按劳动收入看是贫困户,但按资产状况看就是富豪。更何况还有一个税收征管的法治环境问题,超出征管能力的税收制度最终都会变形走样。

  网易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的提案建议:推动个税征收模式由分类计征逐步转向综合计征,降低个税综合税率。

  网易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的提案建议:推动个税征收模式由分类计征逐步转向综合计征,降低个税综合税率。

  丁磊说:“我关注个税领域有四五年,我有时候看网易给员工发工资的时候,公司给他12000元,交掉五险一金,他还剩8000元,再扣去税收,他实际只拿到6000多元……另外,其实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有两个小朋友的家庭交税方案应该和没有小朋友的人交税方案不同。”

  丁磊说:“我关注个税领域有四五年,我有时候看网易给员工发工资的时候,公司给他12000元,交掉五险一金,他还剩8000元,再扣去税收,他实际只拿到6000多元……另外,其实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有两个小朋友的家庭交税方案应该和没有小朋友的人交税方案不同。”

  丁磊建议,一是将个人所得税征收模式由分类计征方式逐步转向综合计征方式,对于纳税人各类收入在汇总后进行综合计税,并允许纳税人就抚养、赡养、医疗、教育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支出进行专项扣除;二是建议设置个人单独申报或家庭联合申报的报税选择模式,以综合考虑各类家庭的整体收入和费用负担水平,相应确定税收数额;三是建议国家让利于民,进一步降低个人所得税综合税率。

  丁磊建议,一是将个人所得税征收模式由分类计征方式逐步转向综合计征方式,对于纳税人各类收入在汇总后进行综合计税,并允许纳税人就抚养、赡养、医疗、教育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支出进行专项扣除;二是建议设置个人单独申报或家庭联合申报的报税选择模式,以综合考虑各类家庭的整体收入和费用负担水平,相应确定税收数额;三是建议国家让利于民,进一步降低个人所得税综合税率。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考虑家庭负担,要大幅度降低税率。”他认为,“应该把所有收入都纳进来作为个税的征收对象。目前按照工资进行征税个税的方法,“这个板子打错了,因为产生收入差距的不是工资收入,而是其他收入。”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考虑家庭负担,要大幅度降低税率。”他认为,“应该把所有收入都纳进来作为个税的征收对象。目前按照工资进行征税个税的方法,“这个板子打错了,因为产生收入差距的不是工资收入,而是其他收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