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风雨五年,民营银行分化加剧纯互联网型占优

摘要:自2014年开始试点设立民营银行以来,我国民营银行已走过4年的发展道路。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一批民营银行第一年便实现了盈利。而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优势,获得了远超预期的经营收益。
民营银行…

2019年,存款市场并未按照降准的意图,因流动性释放而逐渐趋于平静,而是暗流涌动,这从众多小型银行存款产品的利率定价中可窥见一斑。

  自2014年开始试点设立民营银行以来,我国民营银行已走过4年的发展道路。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一批民营银行第一年便实现了盈利。而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优势,获得了远超预期的经营收益。

通过统计京东金融APP上对接的几家民营银行存款产品发现,亿联银行推出的一款5年期产品存款利率高达6%。反观其他民营银行,虽然在产品方面不同,但基本上利率均在4%以上,1年期利率在4.8%左右,5年期利率在5%以上,这与各大型银行的存贷款利率相比,多出了2倍有余。

  民营银行设立之初,监管部门就希望为银行业注入新鲜血液,实现差异化经营,聚焦服务小微、零售。从4年的实践成果看,民营银行确实较好地践行了监管的初衷。与此同时,民营银行营运呈现出的分化愈发明显,背靠互联网强大流量资源的银行发展更快。相比之下,经营模式相对传统的民营银行则频繁发生高管层变更、业务拓展困难、政策制约等挑战。

图片 1

  一些民营银行也在寻求突围,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合作引流,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之路。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当前金融强监管、实体经济转型的大环境下,突围之路将充满挑战。

图片 2

  纯互联网型银行占优

除民营银行以外,并未见其他银行有达到或超过年利率6%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3年期大额存单最高约为4.125%,小部分城商行的稍高些也就在5%左右。如此高的存款利率,会不会给民营银行带来一定的压力?

  证券时报记者统计已公布2017年经营数据的民营银行发现,民营银行已普遍实现盈利。即便成立刚满一年的民营银行,也有不少在首年就实现盈利。

事实上,18年底,央行就约见了相关银行、第三方互联网销售平台等机构并进行沟通,实施了窗口指导,主要内容有两点,限制规模和降低利率。的确,目前在京东金融APP上看到的相关存款产品常常是售罄的状态。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

那么,为何民营银行不顾成本,设定如此高的利率,而监管又适时的做了窗口指导?

  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业绩表现更是抢眼。特别是在外界看来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前海微众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互联网基因的先天优势,不论是净利润,还是资产规模等关键财务指标均遥遥领先于同业。

自2014年第一批民营银行获批至今,我国民营银行总量已经达到17家。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民营银行已开始实现盈利,但各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

  数据显示,2017年,网商银行实现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增长28%;资产规模781.7亿元,同比增长27%。

图片 3

  微众银行在过去一年资产规模、营业收入等数据超越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截至2017年末的资产规模达到817亿元,同比大增57%;实现净利润14.48亿元,同比增长261%,是网商银行的三倍之多。

监管政策由松到紧,暂停民营银行审批

  目前,基于股东背景、区域特色、目标客群等的不同,我国民营银行可以分为三种发展模式:一类是纯互联网型(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一类是准互联网融合型(华瑞银行、蓝海银行、众邦银行、苏宁银行等);一类则是相对传统型(如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湖南三湘银行等)。

图片 4

  从上述三类发展模式看,我国民营银行的发展呈现出较为明显的经营分化,尤其是以纯互联网型定位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等发展较快。

通过梳理,我们发现从10年到18年底,关于民营银行发展的相关文件多达12条。从时间上可以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监管接连出台多项扶持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由此,民营银行从逐步试点进入快速成长期;第二阶段,强监管模式开启,暂停民营银行审批。16年底,监管要求民营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20亿元,给众多想要入场的民营企业吃了闭门羹,与此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民营银行的抗风险能力。2017年以后,监管暂停民营银行的批复。2018年,央行对“智能存款”窗口指导的规定也进一步表明了监管对民营银行的要求的增强。在监管的制约下,民营银行在发展模式上体现出了一定局限性。

  “目前民营银行分化还是比较明显的,互联网型银行发展快,传统银行则相对较慢。”一位民营银行高管对证券时报记者称。

不良率数据亮眼,利润率却略逊一筹

  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因为经营属性不同,在经历4年发展后,业绩差距日益明显。例如,天津金城银行已出现资产负债双降的情况。2017年末,该行总资产规模188.62亿元,较年初减少31.79亿元;全行负债规模156.17亿元,较年初减少33.31亿元。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逐步实现了扭亏为盈。
2017年,共有10家民营银行实现了盈利。进入2018年后,民营银行各项指标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截止2018年四季度末,17家民营银行已实现净利润45亿,远超2017年全年水平。从盈利能力看,2018年四季度末,民营银行整体净息差为3.49%,远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2.41%,这体现了民营银行在客户定位上与其他类型商业银行有显着差异。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表示,天津金城银行的业务发力点是“公存公贷”,但近两年来,银行业的公司业务收益率普遍下行,对该行的规模扩张和利润提升都带来不利影响。

高增长之外,高息差值得关注。通过统计银保监会公布的《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机构类指标情况表》中可以看到,民营银行的净息差明显高于大型商业银行以及股份制商业银行,2018年各季度在3.45%-4.5%之间波动,18年以来虽有所下降,但仍然超过其他银行。其中,营业收入表现较好的两家互联网民营银行数据较为突出。2017年,前海微众银行营业收入总计67.48亿元,净利润为14.48亿元,净息差高达7.02%。2017年,浙江网商银行营业收入42.75亿元,净利润4.04亿元,净息差为5.42%。

  “一些相对传统的民营银行,受限于同业业务占比高、物理网点稀有等原因,低成本获客难度非常大,所以业务开展得比较艰难,别看现在盈利情况还可以,但以后压力会很大。”上述高管说。

但另一方面,由于民营银行经营时间较短,实现的净利润仍较少,导致整体资产利润率较低。截止到2018年底,民营银行资产利润率为0.91%,同比上升19.7%个百分点,但比大型商业银行低0.1个百分点。

  面临多重发展制约

图片 5

  民营银行的经营分化说明了一个问题,尽管目前看民营银行盈利能力可观,但日后的发展道路并不会顺风顺水,不少民营银行面临的挑战会愈发明显。

图片 6

  蓝海银行副行长王业芳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民营银行的发展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制约性:一是民营银行遵循“一行一店”原则,物理网点太少,获客能力有限;二是按照监管要求,单一客户授信额度不能高于资本金的10%,但民营银行的注册资本规模普遍在20亿元至30亿元左右,因此,单一客户的授信额度通常不高于3亿,规模效应较弱;三是不少民营银行所在地的地区经济总量和辐射区域有限,以该行的所在地威海为例,偏低的地区经济总量和常住人口数量对蓝海银行经营具有较大影响;四是负债来源渠道有限且成本相对较高,初期发展需要依靠本地客户存款支持或同业负债;五是市场及客户关系、公信力初期相对薄弱;六是新银行刚刚开业,各类业务资质要逐步申请,目前很多业务尚未对民营银行放开,如大额存单、发行理财、资金托管等。

图片 7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近年来,民营银行频现高管离职。有统计显示,近三成民营银行有过高管“换血”,更有一些民营银行的行长上任不到一年就“闪退”。业内普遍认为,民营银行高管变动大,主要是因为民营银行运作模式有别于传统银行,导致高管“水土不服”。

截至2018年末,民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一倍;不良贷款率为0.53%,与大型商业银行1.57%的平均水平相比,低了1.04个百分点。一方面,数据反映出民营银行资产的质量较高,但另一方面,由于目前民营银行的总资产规模较小,在科技方面投入较大,致使民营银行的利润率并无明显优势,反而略逊大型商业银行一筹。

  “尽管民营银行聘请的一部分高管具备丰富的银行业从业经验,但民营银行的运作模式与以往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区别较大,例如,物理网点数量较少,较难吸收稳定的公众存款;资本金较少,牌照不如大中型银行齐全,业务较难拓展等。”杨芮说。

资金来源单一,业务发展受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