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低危害票据理财为什么扎堆出事,票据行当链高利润诱惑大起底

摘要:广发银行9.3亿元票据案日前被证实后,今年以来频发的票据风波所涉资金已超百亿,让原本不为普通人所知的票据市场引起广泛关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发现,除基层银行员工造假外,其中一些案件都与隐身于票据市场的中介不无干系。
以年初发生的39亿元票…

图片 1

  广发银行9.3亿元票据案日前被证实后,今年以来频发的票据风波所涉资金已超百亿,让原本不为普通人所知的票据市场引起广泛关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发现,除基层银行员工造假外,其中一些案件都与隐身于票据市场的中介不无干系。

2016年,农业银行(601288,股吧)、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宁波银行(002142,股吧)、天津银行等相继爆出票据风险事件后,近日,广发银行98张票据,约9.3亿元被票据中介挪用流入股市,演化成为风险事件。广发银行陷入票据风险事件
银行票据涉案资金已超100亿

  以年初发生的39亿元票据大案及此次的广发银行案为例,多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两起票据案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因为票据中介(又称“票贩子”)或与银行有着长期经营起来的“良好”关系,或是操控了小银行的同业账户,导致在回购到期之前,票据资金被中介挪用至股市或其他投资渠道,最终因为出现亏损无法堵漏酿成大案。

票据理财在2014年一度风头无两,后因收益率持续下滑而热度下降,但仍凭借其低风险、高收益的优势,在众多理财产品中占据一席之地。这样一个低风险理财产品,究竟被谁玩成了高风险游戏?这些风险又为何在2016年集中爆发?

  更值得关注的是,票贩子可以出现在票据贴现及转贴现的任何一个环节中,通过买票卖票的利差或者撮合银行之间交易来获取利益,且不受到监管。换句话说,只要他们自身不够自律,就能找机会从票据业务中套取资金挪作他用。

广发“跑单”牵出一串风险

  “往往在有巨大利息诱惑的时候(股票暴涨)或业务有巨大亏损的时候(错配业务亏损),缺乏风险意识的民间票贩子就会想套出资金,赚取更多的钱或弥补窟窿,最终造成了这样的票据案。”一名资深票贩子张总(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

对于本次广发票据事件,根据资料,2015年8月18日,广发银行佛山分行从光大银行(601818,股吧)取得票据,并将款项9
.21亿元先后经4家“过桥行”转入光大银行。

  为了堵上“漏洞”,央行与银监会今年以来接连发出通知,加强票据业务的监管。此外,已经曝光的票据案都是操作风险较高的纸票,一些银行已暂停纸票业务,仅支持更为透明且更易受到监管的电票业务。央行近年来也一直大力推广电票,以期从根本上堵住票据市场的风险。

2015年10月19日,返售到期,广发银行佛山分行将该批票据送给买断托收的晋商银行,晋商银行收取票据后,原计划将款项9.23亿元经4家“过桥行”划拨给中原银行信阳分行,然而这一环节出了问题,“过桥行”之一库车国民村镇银行只将9.23亿元中的4.63亿元划付给廊坊银行,最终导致回购逾期。

  票贩子套取资金很常见

一笔票据业务,牵涉4家“过桥行”,也涉及为卖票行找来这4家“过桥行”的票据中介。“过桥行”和票据中介,共同为原本低风险的票据增加了两大高风险因素。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老家经营餐馆的张总2010年开始转行干起了票据中介。“当时一年普普通通就可以赚到七八百万元。”张总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真是个体力活儿,每天都是打电话、扫楼、派传单、找百度推广。”

通道银行放大风险

  票据中介最需要解决的就是票源,为此,刚入行的张总除了会从大一点的“票贩子”那讨一些他们不愿做的小面额票据,还通过各种关系找到银行客户经理,说服他们给自己介绍票据业务,并返点给他们。久而久之,张总的票源和合作的银行越来越多,业务量开始猛增,“2013年时,高峰期一天可以有20多个亿的交易量。那时,一笔1000万元的交易差不多能赚20~30BP(基点)的利差,利润有2万多元。”他说。

通过贴现获取利差,是票据理财的主要盈利模式。何谓“贴现”?假设融360小编开了一家公司,要向朋友购买10万元的原料,但融360小编只有5万元现金,于是找到银行,以公司抵押,开出5万元汇票,半年后兑现。就这样,朋友拿到5万元现金和5万元的汇票后,将10万元的原料卖给了融360小编。

  类似张总这样的票贩子不少,虽然缺乏监管,但他们本身很注重信用,凭借与银行多年打交道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交易量越来越大。“这个圈子有很多不规范的灰色地带,但‘灰有灰道’,尤其注重信用。”张总说。

不久,融360小编的朋友急需现金,于是找到银行提前兑付汇票,前提是由银行扣留部分利息,假设扣留的利息为2000元,结果是融360小编的朋友拿到48000元,把汇票给了银行,这个过程就叫做贴现,银行赚取的就是利差。

  但也因为这种“良好”关系,使得一些票贩子开始“打擦边球”,利用票据买卖的时间差,将资金套出来,博取其他市场的短期高额利润。

银行间的票据贴现同理可证:银行A以损失部分利息为条件,把未到期的汇票卖给银行B,银行B出资买票,同时赚取银行A损失的那部分利息。

  “虽然这些无良中介毕竟是少数,但从我们的经验看,这种做法并不少见。”张总告诉本报记者,一些票贩子在与银行长期打交道过程中,控制和承包了某些小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和农信社的同业账户、公章等,并租给更小的票贩子使用,“资金想划给谁就划给谁,一旦做票赚不了大钱,就有可能挪用资金到风险和收益更高的领域,比如去炒股和做短拆过桥。更常见的是,他们将资金套出来对票据业务‘扩大再生产’,赚取更多的利差。”

只不过,银行间的贴现有严格限制,例如股份制银行不可以为村镇银行开出的汇票贴现。但是,城市商业银行可以为村镇银行开出的汇票贴现。在此情况下,城市商业银行会被找来当“过桥行”,即通道行,在村镇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之间充当通道并收取通道费,最终导致原本不符合股份制银行贴现要求的汇票流入股份制银行,带来风险。

  “对他们来说,反正钱是银行的钱。”张总感慨。

层层“过桥”带来了层层风险,对于银行而言,可能在到期后无法收回资金,造成坏账;对于投资人而言,在大银行购买的票据,可能并不具备大银行票据的含金量,却有着大银行本不该有的风险。

  事实上,票据案之所以今年以来频频发生,很可能与去年年中的股灾有一定的关系。虽未经监管部门证实,但已有多家媒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近日曝光的广发银行9.3亿元票据案,以及年初的农业银行39亿元票据案,都是因为无良票据中介在回购到期之前将票据资金挪用至了股市。去年6月股灾前,票据市场生意极为火爆,不少资金借道票据进入市场。但在暴跌中,通过票据套利进行场外配资的风险非常大,资金链出现断裂。而银行承兑汇票期限多为半年,当到了兑付期还无法补上漏洞时,票据大案最终便浮出了水面。

票据中介违法操作

  8亿本钱三个月赚了1.5亿

在广发票据事件中,为广发找来4家“过桥行”的就是票据中介。票据中介一般分为专业和民间两种,前者持有牌照,后者地下经营,主要在企业间收购和倒卖票据,为不具备银行承兑或贴现汇票的企业进行票据融资,并赚取价差。

  票据市场之所以能吸引不少票贩子,离不开暴利的诱惑。事实上,一条鲜活而狡猾的票据产业链就藏在银行季报、年报“买入返售”科目下的枯燥数据之中。

部分票据中介非法经营,形成风险隐患:伪假票据;在票据交费托管的过程中设资金池,非法集资;资金流向壳公司,增加监控风险;票据各要素风险均由中介把控,放大操作风险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