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哪个人能够最后为和谐,大多数新扁菜是未有体会的

早期参与区块链投资的人,大部分骨子里都流淌着冒险家的血液,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可能知道将遇到各种艰难险阻,但是对于新大陆的渴望超过了恐惧。

这段时间,每天打开手机,与交易所相关的事层出不穷。老玩家吐槽新玩家变相高价ICO,新玩家说老玩家不理解。当然,相比这些,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朋友圈的“中指”则是火药味最浓的——直指老玩家HADAX独裁。

DFund基金合伙人赵东曾经因为投资比特币而负债千万,最后通过OTC业务,他的财富和人生从此翻盘。

图片 1

而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张寿松最早是通过微博认识了区块链,并成为区块链投资圈最为神秘的大佬,本征资本合伙人庞华栋的故事也颇为精彩,从华尔街投行回国投身区块链,其坚信区块链终将颠覆华尔街。

如果说FCoin
的横空出世是新玩家们的热身,那么杜均这次和HADAX的决裂,则意味着新玩家们开始装载“弹药”,要进行一场彻底的实力比拼。

图片 2

杜均在朋友圈表示,节点资本将联合超级投资联盟,把优质项目推送给以FCoin、Bgogo为代表的社区自治型交易所,免费上币,同时会力推节点资本所投的10余家交易所改变营收和经营模型。
据悉,在FCoin 创业板正式公布上币项目中,节点资本投资的项目共17个。

他们都经历过经济周期的动荡,见证了牛市下投资人的疯狂,也品尝过熊市下输掉底裤后的苦果,面对从去年年底开始一路走低的数字货币熊市行情,他们比其他新入场“韭菜”更为镇定。庞华栋认为数字货币市场是一个快牛慢熊的市场,预计熊市将持续到明年。

杜均投资的一家媒体这样评价道:“他的行为,刚刚好卡在了行业发展关键节点,而且背后底气十足。”

但正如Google、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均诞生于资本寒冬中一样,目前区块链发展正处于互联网早期,也正是孕育伟大区块链公司的时刻,对于投资人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找到区块链行业的革命者,或者成为革命者。

他的底气是否十足很难评判,但交易所的“战事”将不断升级。

区块链变革:颠覆的不只是华尔街

第一战役:争夺优质项目

2007年,庞华栋从MIT数学专业毕业后,就职于摩根大通的固定收益部门。但是不幸的是,不到一年即遇到了全球金融危机,庞华栋所在的部门因为巨额亏损而被关闭,他也被调到了摩根大通的风控部门。

数字货币行业发展到今天,一场新的升级正在进行,区间集称之为:

庞华栋一直好奇,摩根大通作为一流的投行为何事先没有预测到金融危机的爆发,在查询过程中他发现风控部门早在前一年就预测到了房地产泡沫和金融危机。此后庞华栋终于明白,摩根大通最终没有做出相关预警的原因在于摩根大通作为中介机构并不承担主要风险。

“项目升级”

而当2017年庞华栋因为运营中科大校友群而开始关注区块链时候,他开始被区块链技术所吸引,并预计区块链终将颠覆华尔街。

过去通过发空气币来“割韭菜”的模式将会逐渐退出行业,而那些能给平台带来价值的优质项目或者说优质币将会成为各家交易所争夺的焦点。

“华尔街现在的整个架构,其实还是架构在一个中介服务上的。从最基本的商业银行的借贷到投行的风险定价的强中介服务,这都是可能会被区块链颠覆的东西。所以如果区块链真的能够降低中介的成本,就一定会颠覆整个华尔街,硅谷也将可能会慢慢取代华尔街。”

一方面是因为行业发展至今,用户的认知也随着行业的发展不断成长,靠迅速ICO然后割一波韭菜的模式很难普遍的行之有效。

庞华栋认为,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或许是避免下一场世界级金融危机的钥匙,而这也是促使他放弃美国绿卡和高薪回国投身区块链的原因。

在Dead
Coins的网站,列出了所有已经死亡的这些加密货币。到目前为止,该网站认为超过800种加密货币数字已经死亡,这些加密数字货币现在毫无价值,交易价格不到1美分。

同样看到这场变革威力的还有赵东,他认为区块链将替代原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并将带领人类进入新的历史进程,即区块链大航海时代。

Dead Coins网站上列出的“死亡币”

“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生产资料私有,生产资料所有人掌握了分配权。而区块链的生产关系中,生产资料是公有制,分配属于所有Token Holder。对于传统企业或者古典互联网企业来说,token是否能够改造成功,取决于他是否改变了旧的生产关系。”

图片 3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间涉及参与方利益分配以及新旧制度变革等问题。就在今年5月,赵东所在的DFund基金宣布退出火币HADAX超级节点竞选。

                 图片来源:Dead Coins

事情的缘由在于火币HADAX把超级节点分为传统VC投资人为主的常务节点和Token
fund为主的优选节点,并规定上币的项目必须有至少一个常务节点的支持。

一组数据更为直观的反映ICO融资的情况。根据CoinSchedule的数据,2月份过后,每月通过ICO的融资金额正在下降。而这一趋势和基础币比特币、以太坊的整体行情趋于吻合。

由于对节点规则变更的不满,赵东所在的DFund和节点资本等机构宣布退出火币超级节点竞选,赵东对此回应称,“我目前对HADAX仍然抱着悲观态度, 因为火币的生产关系仍然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可能很难革自己的命。”

ICO 美元融资情况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人们对于区块链的热情,创业者们仍前赴后继地进行着生产关系变革的实验,其中尤以FCoin引起的关注度最高。

图片 4

FCoin提出交易即挖矿模式,并将手续费所得的八成分配给所有交易参与者,这被赵东视为在生产关系上迈出了重要的半步,虽然FCoin目前生产资料仍然私有,但是分配已经全民所有了。

     单位:百万美元  数据来源: CoinSchedule

“FCoin肯定是一个革命者,如果FCoin能把剩下的半步走好,就可能会成功。”赵东表示。

图片 5图片 6

据了解,Fcoin提出的币改实验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提出将启动主板C币改实验,去针对传统企业进行通证化改造,试图帮助传统企业实际业务的区块链落地,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项目都需要进行币改。

数据来源:非小号

目前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区块链”概念股,无论是传统制造业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都宣称将区块链作为新的战略发展方向,蹭热度意图明显。

另一方面,整个行业处于熊市,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像从前那么滋润。仅以比特币为例,据CoinDesk的数字,去年比特币交易价格曾创纪录地达到近2万美元,但自那以来,比特币交易价格已经大跌了约70%。

而还有一类公司,此前在一级市场中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获得融资或者后续融资,希望通过币改重新获得融资。

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与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的大幅下跌几乎如出一辙,许多人把数字货币当下的情况类比为当年的互联网泡沫。

此外行业中秘而不宣的一个秘密是,精明的古典投资人会推动此前发展状况不好的项目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融资,以便帮助其顺利退出,这似乎与币改的初衷背道而驰。

于是,争夺优质项目成为各大交易所的焦点,特别是处于行业寡头的交易所,将会竭尽全力寻找好的项目,以维持自己交易所的流量。这有点像电商发展时,各大平台纷纷和线下的传统品牌“拉帮结派”,形成自己的护城河。

“如果大家指望着这是一个帮不太行的企业融资的平台的话,我个人觉得只会让行业雪上加霜,只会让这个熊市来的更长,只会让大家在这个市场上所有融资能力和流动性变得越来越假,越来越难。”

所以,此次节点资本离开火币系说是杜均和李林二人关系的决裂,到不如说是行业发展到目前的使然。

中关村天使联盟秘书长徐勇称,真正有价值的币改项目其本身应该具备很好的用户基础,适合进行token这种经济方式落地的项目。

“后面更多的项目,将会越来越依赖传统的互联网的升级,特别是大量的应用类项目。火币为此加大了传统的VC项目的权重。”一位业内专家如是说道。

快牛慢熊的时代

为此火币把投票上币的权力进行了分级,项目如果想上交易所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作为支持,否则会被清除。火币的超级节点的情况如下:


常务节点: 邀请制。这类节点包括:真格基金、比特大陆、FBG、丹华资本、Draper
Dragon、Hashed、Kenetic、分布式资本、北极光创投、九合创投、策源创投、险峰长青、火币资本共14家。


优选节点: 申请审核制。这类节点包括:BlockVC、创世资本、Dfund、Linkvc、涅槃资本、
Nortide Capital、Crypto
Trade、梅花想象力基金、节点资本、双花资本、币信资本、Krypital
group、峰瑞资本、加密愿景、赋能资本、Alphacoin
Fund、星辰资本、水木金融科技基金、科银资本、共识资本、维京资本、了得资本、一致资本、Tfund、Blockchain
Ventures、数链资 本、回向基金、裂变资本、龙链资本、比升资本、Ducapital
共31家。


一位互联网行业战略家向区间集分析道,火币之所以吸引传统基金进来当常务节点,是因为他们优质项目较多,直接“包装”一下就可以直接上交易所进行ICO,节省了传统基金孵化项目需要经历天使轮、A轮、B轮……到最后IPO套现需要的时间。一个需要及较为优质的项目,一个拥有较为优质的项目但是需要套现离场平台,二者有着天然的契合。


如此,自然不难理解HADAX的选择,毕竟行业竞争这么激烈。但是,仅有优质项目还不够,交易所接下来要“修炼”的是内力。


最近24小时成交量 


图片 7

像每一个新兴技术都需要经历类似于Gartner周期曲线一样,目前的区块链行业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期。

图片来源:非小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