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港交所能接受一家发币的交易所借壳上市吗,我李林怕过谁

  正如《财经》记者吴杨盈荟所说,在这场虚拟财富游戏中,交易所是目前最为强势的力量,它在数字货币市场中扮演了“中心”的角色。平台两边都是大量分散的项目方和投资人,他们之间的连接必须通过交易所才能实现。

火币内部的失控和腐败在
HADAX 上线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在第一批 HADAX
上币项目中,前三名的项目花了超过 4000
万人民币的上币费(HT),而这三个项目都在归零的路上。

  另一方面,真正的优质项目可以积累平台声誉,交易所早就迫不及待拉它上车了,于是投票上币沦为项目方或者庄家自抬自拉忽悠弱智韭菜的荒诞剧。投出来的都是些什么项目不言而喻。

但在当天下午就被打脸。区块链集团亲自发声明否认合作,并要求火币集团为冒用上市公司名义进行商业活动的侵权行为公开道歉并澄清。5
天后,区块链集团再发声明称,为防止引发不必要的误会,其将保留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然而,即便是媒体,李林一声恐吓,四下寂静无声。

1、继续运营下去,假装无事发生;

 注:本文系网友投稿,刊发仅供传递更多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要约方(火币)的简化股权结构图)

  项目破发固然有熊市行情加成的因素,但是HADAX平台上81%的项目破发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HADAX何以集中如此多的破发项目?

图片 1

  火币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既当警察又当法官。在没有独立第三方仲裁的情况下,任何项目方及投资者与火币沟通只能是朝贡式沟通。

人事变动上,从
OKEx
挖来的李书沸,在与徐明星的两度隔空对话中说尽肺腑之言,加入火币之后,李担任了国际业务副总裁的职位,但并未从事火币国际化业务工作,而是参与全球首部区块链微电影《火之恋》的拍摄和制作,并在其中担任重要角色。

  上访式维权

本想等到时机成熟时彻底放弃中国市场,可惜火币没有迎来蓬勃发展的海外市场,反倒是迎来了比去年更严厉的监管。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没有点响动,如何与平台进行沟通呢?火币会搭理项目方的“沟通”吗?

那么问题来了,机构作为推荐方为什么要买至少 50 万 HT
获得投票资格呢?看到这应该明白,这次的投票上币,与 HADAX 1.0
的本质并无两样,不过是多出一个第三方——投资机构或合格投资人,项目方把钱交给二者买
HT 给自己投票,投票的 HT
又以锁仓的形式回到项目方手中,因此项目方自有资金的多少成为能否出道的关键。

  所以,我们观察到,5月12日,火币网一秒砸跌50%恶意爆仓之后,多名投资者赴火币总部维权。5月9日,项目方怀疑平台有猫腻时,只能找媒体发声。

据火币 HADAX 2.0 官网显示,第二轮入围的投票项目
HPT(火币矿池生态通证)、TRIO(Tripio)、RTE(Rate3)、MXC(极域)中,HPT
以总票数 8230725 票位居第一,第二名 RTE 总票数 749994 票,第三名 TRIO
总票数 590000 票。

  在没有监管机构介入的数字货币产业链中,权力博弈主要存在交易所、项目方和投资者三者之中。INC(影链)造反直指交易所砸盘黑幕,号召用户提币则是联合投资者造反。

HADAX 用「锁仓」为自己留了条后路。此次投票激励的 Token
空投给投票者,投票支付的 HT
空投给项目方。为防止项目方跑路,空投给投票者的 Token
激励,和用户投票支付的 HT
都会锁仓,分 12 个月解锁,上币当天解锁
1/3,剩余部分从次月开始每月 1 日解锁,11 个月解锁完毕。

  李林说“怀疑平台有问题,却没有和平台进行过沟通,通过没有任何凭据和说服力的煽动性言论挑起不明真相的社区用户,然后再找所谓的‘区块链自媒体’进行名为‘曝光’实为‘诽谤’的攻击”。

竞争对手并没有放弃竞争,火币极有可能掉出第一梯队。7
月份的火币有几条路可以选:

  前一阵子,庄家杜均被品玩送上舆论风暴眼,杜均还在卖萌,李林就先跳了出来帮腔,他说,这事要换成我,早开撕了。赵长鹏在推特上手撕红杉,说红杉投的项目上币安,都要严格审查。杠精李林马上就在朋友圈里怼回去,说红杉投的项目火币会优先考虑。

图片 2

  牛市交易所吃肉,项目方喝汤,熊市交易所开始吃项目方,项目方就只能造反。“圈内人”都感觉得到,利益再也无法平均分配。对于项目方来说,上币费越来越贵,却无法保证高额收益。

这意味着,如果港交所不以 IPO
申请标准批准的话,火币只是这家 LED
照明公司的大股东,而无法实现火币的借壳上市。更何况大陆政策严格,美国
SEC 又多次拒绝与虚拟货币相关的 ETF
基金,香港方面自然不敢在此刻轻举妄动。

  6月10日,李林在朋友圈转发《币圈大地震!5大项目方炮轰火币砸盘黑幕,0成本操纵币价!》一文,称其“名为质疑,实为诽谤”,已经授权律师对该媒体采取合理的法律行动。

首先,投票需要支付火币官方指定代币——HT。项目方由火币指定推荐机构上报,推荐机构在投票账户中需要存储
50 万 HT,该
HT 仅能用于投票,不能用于交易。当账户低于 10 万 HT
时,需要一次性补足 50 万 HT,否则失去投票资格。

  如果用户进一步流失,HADAX靠什么去啃项目方的骨头?李林还有什么底气怼媒体。

当时,监管确实已经开始对交易的合规性进行调查。北京、上海的央行金融监管机构开始调查国内的虚拟数字币交易所,是否满足关于反洗钱和资本管制的合规条件。

  说好的今年上币不收钱,结果却是收钱只收HT!不仅该收的钱一分不少,还给自家HT拓展了应用场景,助推HT大涨。

8 月 28
日史上最严监管到来,中国互联网金融举报信息平台将「代币融资发型」列入互联网金融举报范围范围,内容直指以离岸公司形式继续业务的各大交易所,并开放了举报入口,以国人为主要用户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感到前所未有的政策压力。

  李林,性别男,爱好撕。

同一天,火币旗下 HADAX
交易所也完成了内部反腐整改后的第二期上币投票,三个区块链项目成功晋级、Token
将登陆 HADAX 交易所进行交易。

  最近,李林又撕上了币圈自媒体。

即使经过整改,目前火币内部依旧一团乱。

  明面上是创新上币机制,实际上却是变相吸血。

图片 3

  文章截图显示,一位项目方的负责人质疑火币在平台内设置多余的数据账户,然后修改币种的交易数据进行抛售,把币种的价格砸到白菜价后再出钱回收,最后实现零成本割肉。该负责人还呼吁用户将币从HADAX平台提走。

忽略平台方所说的投票后续会以空投方式返还给用户和项目方,按照近期均价 15
元粗略计算,这三个项目上线交易所对应的成本分别为 12000 万元,1100
万元,以及 880 万元。

  李林自己知道HADAX上的项目都是什么鬼。INC(影链)的造反之所以触到了李林的逆鳞,是因为它居然号召用户提币!

在整改后的 HADAX 2.0 中,相关规则提高了投票者的门槛,由 HADAX
团队定向邀请合格投票者参与投票,即持有净资产不低于
150 万美元(机构)或 45
万美元(个人)的平台用户才有资格参与此次投票。普通投资者从原来可以投票支持喜欢的项目到被限制参与,投资者已经失去了选择他们喜欢的项目的权利。

  藏污纳垢HADAX

*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从 HADAX 第一批上币的某项目方了解到,HADAX
上币的费用让该项目元气大伤,目前该团队在出掉自己手中的部分存货后便不再拉盘,项目仅剩的一名开发人员也已离职。近期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将深入报道这个即将跑路的项目。*

  文章出街,李林的小钢炮压不住火了,当即发了朋友圈。他认为这是行情不好,项目方为破发找借口,而媒体造谣抹黑。

面对多方的质疑和反对声音,李林回应:「当人拥有没有监管的权力以后,就会变得「官僚」,这是人性。」他表示要将 HADAX
推倒重建,「对用户负责是最重要的事情」。

  第一期投票结果显示,获得第一名的数字货币为EGCC,得票数为31951548(每票需1个HT)。按HT当时市价约15元/枚来算,EGCC投票费用折合人民币约为4792.73万元。前5个项目合计投票费用超2亿元人民币。

从流量区域分布来看,火币的海外流量看起来不错,但是口碑差强人意。在国外虚拟数字币交易平台比较网站
CryptoCompare 中,火币 Pro
交易所只拿到了 2.7 分的用户评分。海外用户 killhuobi
反映,在火币上交易比特币非常危险,只要比特币价格下降,其网站和应用程序就无法定期打开。

图片 4

图片 5

  INC(影链)带头造反激怒了李林。10号当天,火币HADAX暂停了INC(影链)在HADAX上的交易,支持INC(影链)项目的超级节点也遭连坐,被暂停超级节点资格。

抱歉,这不是对用户负责的态度。

  一手打压媒体,一手惩罚项目方,李林的雷霆手段吓破了众人的胆。就在事件发生的第二天,MATRIX、GVE、原链纷纷发表声明,以证火币清白。紧接着,6月13日,INC(影链)也发表了声明,向投资人及火币道歉。

相关部门也开通了举报入口,区块链非法集资、传销和诈骗进入官方严厉监管阶段,火币、HADAX、OKEx、币安、Bigone等交易所成为文件中的重点监控对象。

  2017年底,比特币价格的一路走高终于将数字货币推到了大众视野。春节前后的3点钟社群将这一狂欢推向高潮,然而高潮即是拐点,漫长的熊市延续至今。

在流量数据上,Similarweb 的数据显示,主站 huobi.pro 在近 6
个月中,桌面和移动网络上的流量持续下滑。最高点在 3 月,访问量达 820
万,最低点为 7 月,访问量为 155 万,最高下滑率高达 81%。

  据统计,自3月1日火币HADAX上线首批项目以来,共计33个项目在HADAX上线,目前81%的项目破发。其中,MEX发行价0.17元人民币,现价不足0.3元,跌幅达83%。火币HADAX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破发币集中营。由此,有投资者喊出“珍爱生命,远离火币HADAAX”的口号。

因为腐败问题而改革的
HADAX 交易所

  雷霆手段

图片 6

  HADAX是火币今年2月12日推出的全新子品牌,其主要卖点是将上币权交给用户,不收项目方的上币费,公开透明。

(港交所披露的桐成控股股权转让文件)

  该文章由某媒体发布,文中包括INC(影链)在内的五大项目方齐轰火币交易网,指责火币HADAX无底线砸盘。

在这场与监管的博弈中,交易所们离岸操控模式到底能持续多久仍是未知数。但更让人费解的是,许多交易所并未选择暂时避风头,而是继续「顶风作案」。

  然而为时已晚。

图片 7

圈内大佬赵东宣布 DFund 退出 HADAX
超级节点后,币信资本和了得资本也相继退出。BlockVC、LinkVC、创世资本等超级节点,也公开表达各自的不满情绪。LinkVC
合伙人张力称「火币有些部门很官僚」。

其次,个人投票者和机构投票者最少可投 1 万 HT,最多前者能投 5 万
HT,后者能投 20 万 HT。按照近期均价 15 元计算,个人投票的最低成本 15
万元,最高成本 75 万元。机构投票者的最高成本
300 万元。

监管方再次确认虚拟数字币相关交易的违法属性,火币却一边借壳上市在资本市场进行运作寻求金融政策上的合规,一边通过平台币和新项目
ICO 融资不断试探监管底线。

交易所在虚拟数字币交易中的强势地位可见一斑,HADAX
的混乱也暴露了火币管理混乱、内部腐败的问题。

除有火币背书的 HPT,此次上线的其他两个项目是颇具暴发户性质的
RTE、TRIO。为什么说是暴发户,从上币规则可管中一窥。

看到这里,你应该差不多明白了,HADAX
改版之后的投票规则最大的受益方仍然是火币。其对投资者投票资格的限制,项目方空头奖励锁仓
HT 的限制,投票所消耗的 HT 返还期限限制,都缩减了 HT
在整个市场上的流动性,从而推高 HT 价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