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起阳草暴发致富梦碎,区块链投资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春天只属于能熬过寒冬的人。

兰亭资本创始人鸿鹄2015年进入币圈,最初在二级市场炒作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获利颇丰。鸿鹄说,他在2017年曾大量介入ICO项目,有盈利,但有的项目亏损达90%以上。鸿鹄在2018年开始认真筛选标的,不再追求短期回报,从区块链生态链布局着眼,主要投国外的项目。

当冬天,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死掉,包括应用、公链、媒体、交易所、钱包……

作为一名资深数字货币“信仰者”,闻涛坚持认为,只有ICO才符合“币圈逻辑”:“谁有项目,说好多少BTC或多少ETH(以太坊币),直接打过去。不打借条、不签合同。”等项目发行的代币(Token)上交易平台,卖出获利。

牛市,不仅是散户,项目方又何尝抵抗得了“不劳而获”。与其买币被割,不如发币割别人。

图片 1

比特币在行情3500的时候,北上深杭还能找一帮子人聚会。

闻涛承认,这样不严谨的操作方式引发了很多纠纷,如著名的“李笑来欠3万个比特币事件”和“徐明星借给李丰1500个比特币事件”,但币圈仍然对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或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等传统的法币投资有着深深的歧视。

区块链咨询机构 WXY
创始人于迪表示,从今年春天开始,纯粹的PR对项目的拉盘已没有太大作用,说明韭菜也在成长。况且,“没有必要去为了散户扭曲市场,就应该让技术踏踏实实地进步”。

而ICO融资几乎让上述步骤一步到位。项目方发布白皮书,相当于传统投资周期的种子期,投资人用以太坊或比特币去购买项目方发行的Token,能否兑现白皮书上的想法和愿景尚在未定之数,但代币只要上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投资人就可以卖出获利。一般的项目从开始到ICO约3个月至半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获得百倍乃至千倍收益,在传统投资界是不可思议的。

在套牢、成长、坚守之外,更多是割肉退场的韭菜。这看似让币市后继无力,有人却认为投资者就应该专业,投机者本身就不属于这个市场,他们离开反而让市场回归理性。

然而,8月30日一条消息给传统创投基金泼了盆冷水。不少创投基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需要补交过去多年的所得税,数额高的达到数亿元。理由是,各地方政府过去普遍实行的对有限合伙制基金征20%所得税的政策,在国税总局的检查工作中被认定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应当纠正。“这意味着,创投基金今后将必须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为35%。更严重的是,基金过去历年的税收也需按新标准追缴。一些过去几年业绩较好、退出金额较大的基金,需要补缴的税收可达数亿元。”多家媒体援引业内人士观点称。

“坦白说,我瞧不上任何一个币圈基金。”

资本寒冬,最受伤的是区块链项目方。

未到,但在临近。

月初尚在争论是否冬天将至,月底就坚冰凛冽。区块链行业的季节变换,确实比外面的世界更迅猛些。

于是,岁末年初,大量空气币项目进场赚把快钱,凭一纸空气就能融了几亿、几十亿。像我之前报道,如果交易所靠发平台币拉盘每天能赚十万,谁还老师靠手续费赚钱?

信心似乎是被8月8日以太坊价格暴跌打破。那天,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400美元探底360美元,为年初最高点1400多美元的四分之一。以太坊是ICO的主要融资工具,漫漫熊市本就令Token
Fund和项目方资产持续缩水,突然暴跌又打断了很多项目的资金链,引起圈内恐慌。回头发现,先知先觉者早已上岸:同样是ICOData.io数据,8月份全球ICO融资总额仅为1.95亿美元,与1月份数据相比减少87.16%。随后是8月14日以太坊价格跌破每枚300美元,击垮了很多人的“区块链信仰”。

寒冬的到来,就是为了筛选出能活下来的企业。

如果说此时ICO已陷入垂死挣扎的境地,区块链投资进入寒冬;但最终是政府出手,使其被“冰封冻结”。

以太坊这一跌,更是雪上加霜:融回来的钱就这样没了。

春节期间横空出世的“三点钟无眠”微信群引爆了区块链概念后,各路场外资金蜂拥而至。尽管政府监管从未放松,尽管经济大环境越来越不可捉摸,尽管比特币价格从最高点一路下跌至腰斩,但在大佬“拥抱泡沫”的口号,以及比特币(BTC)的“信仰”、区块链的“共识”、通证(Token)的社区运营等不同名义下,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的资金狂欢一直进行。

今年以来兴起的
Token Fund 更是将这种恶发挥到极致。ICO
给了他们快速套现的渠道,也给了部分基金只关注短期币价的选择。

“币圈逻辑”的流行,有事实基础支撑。

“行情过去了,热度就下来了。因为区块链短期内除了炒作以外并没有什么应用。”

金钱聚集,泥沙俱下。设计项目、发布白皮书、圈内大佬站台、私募或众筹或代投、上币交易平台,ICO“割韭菜”已经有了成熟的套路。围绕其间的,是一个充满欺诈的市场:发布假项目、私募卷款、代投假币、发布不实信息喊单造势、以市值管理名义控制交易价格、打造“大师”光环收费“割韭菜”,等等。

瞧不起的原因很简单,大多数 Token Fund
根本没有“陪项目一起成长”,也没有投有价值的项目。

ICO冰封

韭菜终究会看透
PR+传销+坐庄的戏码,如果没有观众买单,这些表演自然唱不下去。

图片 2

“信仰过高了,失算。”他在 EOS 几十块时又进了 20
万,如今他几乎全副身家在币市里,准备把前几年借给朋友搞“面膜”的资金要回来周转。

即便如此,ICO模式至少从表面上看未被动摇。ICOData.io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ICO募得62.07亿美元,超过2017年全年募资额。6月份,《核财经》与多家区块链项目方接触,后者虽然大多感慨募资辛苦和上交易所费用贵,但话题更多集中在“币改”、“链改”、“通证经济”等方面,最多再谈谈长达半年的熊市何时转向。

比特币在行情2000的时候,很多比特币创业者开始卖币为生。

其间,大量ICO项目破发。据不完全统计,上交易所当天破发的项目一度达到九成,“以前割散户韭菜,现在连投资人韭菜都割了。”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朱潘跑路”。90后创业者、薛蛮子的得意门生、币圈战神,朱潘自带多个光环,因为被曝在ZJLT(终极账本)项目中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割韭菜”,8月6日被多人聚集在其公司维权,朱潘事后发布朋友圈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币圈熊市就像创投的资本寒冬,未必是坏事。“因为你牛市的时候,你想的就是融资,为什么呢?因为你很怕人家融得比你多,你活不过人家了。”CyberMiles
CTO Michael Yuan 也认为,熊市反而让行业能更认真做事。

Hans透露,亿爵资本第二期基金5000万人民币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国内区块链领域确实显现资本寒冬的迹象,但对他们来说是好事,“恰好在当前资本寒冬下,很多项目和团队放下了之前的浮躁,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产品打磨和服务优化上,也酌情降低了之前泡沫化的估值,并且投资机构更能将项目的合规要求输出给项目方。”

随后,币价暴跌,创业者难以为继,大批离场。币圈创业者十七进制曾如此描述期间光景:

创投业界普遍认为,这是行业的“至暗时刻”。8月31日,中国并购公会就“国家税务总局对合伙制基金征税政策”一事发出公开信,称按照税务部门的政策,“股权投资基金行业将面临大幅提升税负,甚至失去存在的商业逻辑”。

夏天总会过去,冬天总会到来。

2017年,大批主打ICO模式的Token
Fund涌现,ICO融资募集金额呈现井喷式增长。ICOData.io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共诞生873个ICO项目,募资61.37亿美元;热度延烧至2018年,一季度募资超过38亿美元,其中1月份募资额高达15.22亿美元。

文中西京、日禾、龚洁等均为化名。

同样陷入困境的传统投资机构,能否给资本寒冬的区块链行业提供“救命钱”?尚难预估。

熊市中最惨而无力的莫过于韭菜,尤其是未经历过大风浪的新韭菜。

资本寒冬ICO退潮,确实给了传统投资机构更多的机会。火币区块链研究院8月28日发布的行业周报显示,前一周共统计到9笔区块链行业的投融资项目,热度最高的是区块链应用。其中,星途协议ATP获得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公司为软银中国、百度风投、丹华资本和分布式资本,为当周公开融资金额最大的单笔融资项目。

币圈老人都知道,区块链本来周期性很强的行业。

按照闻涛(化名)的说法,币圈不仅仅是进入了“资本寒冬”,而是彻底的“冰封冻结”。

“没到冬天呢。”

他认为,所谓的资本寒冬除了让投资者有机会选择更好的项目、谈个更好的价格外,还暴露了泡沫期一哄而起的劣币项目和伪区块链项目,为区块链行业的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熊市中,Token Fund 正变得跟传统 VC
越来越像,他们正在尝试陪跑,更看重理性的价值投资。

之前的传统创业项目融资逻辑都是根据团队、商业模式、技术、背景、市场等多方面进行分析和考察,项目从投资机构的种子融资、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B轮融资,到C轮、D轮、E轮,直至被并购或上市,每轮融资都有较长的时间间隔,都要有商业模式落地、技术完成等各方面的突破,投资周期长达数年。

熊市来临,项目也得自己承受——拉盘无力、持币缩水、融资受阻、估值迫降。

VC埋伏

图片 3

进入2018年,各类投资基金一直被“钱荒”笼罩。惟有区块链领域热度不减,虽然被政府宣布为非法,但ICOs(Initial
Coin
Offerings,首次代币发行)作为一种新型融资形式大行其道,圈内的认同度和规模甚至超越了传统的股权投资模式。

信仰无法支撑企业运营,反而导致现金流断裂。

区块链项目本就比传统创业项目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的资金。所以,ICO的疯狂是必然的。

不过,这次的暴跌却无再引起汹涌的群情。

亿爵资本管理合伙人Hans介绍,2016年下半年有朋友收购比特币交易所,他协助进行交易结构设计、谈判和募资,虽然收购没有成功,但使他对比特币和国内区块链行业有了基本的了解。亿爵资本在ICO最火爆的20018年初成立,第一期基金2000万人民币来自家族母公司、上市公司、机构投资人及其股东等,先后投资了CelerNetwork、库神钱包等项目。

数位投资人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估值下降、金额缩水已然是区块链融资的常见现象,大多数时候甚至是项目主动降估值。一个来自哈佛、牛津等知名大学的瑞士项目,原来计划在中国募价值
2400 万欧元 token,最后改成了股权+token,融了 600
万欧元,资方均来自欧洲。

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全球ICO融资总额图。数据来源:ICOData.io官网

钱总会往好项目和新热点上集中。最近硅谷的学术明星是团队是丹华等机构的新宠,估值巨高,投资机构能排好几条街,一家年初之后才入局区块链的基金表示:“其实硅谷这些项目,挣钱角度可能都比不上国内空气币项目,翻几倍不错了。主要我们在国内当不了庄,只能当韭菜。迫不得已,逼娼为良。”

“公安部都出面了,谁还敢ICO?!”闻涛笑问。

上述金融项目因为有自身产品,在熊市时还能回归传统互联网获客。现在这家公司的运营逻辑是,牛市就出去做做PR、出席行业的活动,熊市就踏踏实实干活。“我相信,下一波行情肯定是真正产品能落地的,可能所有的项目方都那么认为。”

图片 4

我接触的大部分来自传统 VC 的投资人或者顶级 FA
,往往看不上币圈投资人,甚至看不起当币圈投资人的自己。

有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区块链项目融资中,ICO的融资额达到传统股权融资的11.7倍。但即使在ICO最火热的时候,“古典投资人”也一直没有离场。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区块链投融资报告》称,自2012年至2017年末,区块链领域中活跃的传统风险投资机构总量从6家增长至141家,2018年上半年又有高速增长。

单纯币价的涨跌,没法真正挤泡沫,也没法让行业进步。

2018年初,币圈爆发了超级明星(MXCC)跑路事件、英雄链(HEC)虚假推广事件、艺术链(ARTS)联合创始人被扭送至北京市金融局信访办事件等负面新闻,也有光锥LCC币、柏拉图币等大量传销币被揭露。一路相伴的是数字货币市场的熊市:比特币从2017年12月的每枚约2万美元,跌至2018年6月底的不足6000美元,跌幅高达七成;以太坊等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大致如此,大批山寨币的跌幅更惨不忍睹,“归零”者众。

资本:按兵不动,被迫“从良”

Hans说,他们的投资策略确实比较“古典”,投资标的对准细分领域的龙头,并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通过本身的优势为被投资方提供各种投后支持服务。与ICO最重要的区别是,他们着眼于中长期收益而非短期套利。

有项目感叹,ICO
虽然流程简单,但融股权资方愿意陪跑,对公司长远发展其实更有力。“人家拿了
token 可能会砸你盘,投资机构却愿意和你一起成长。”

尽管中国政府于2017年9月4日以七部委联合公告的形式,明确将ICO定义为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但发个白皮书就可能募集近千万元的现象以及“百倍币”、“千倍币”的传说,使ICO在中国不可避免地演变成一场大众的资金狂欢。

暴跌之下,甚至卖币也难以为继,只能靠融资了。

直到8月份,一切戛然而止。

项目:拉盘无力、估值下降,不如踏实做事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提示》,称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一度火热的“公链”在不少投资人眼中,也要“凉凉”。

图片 5

此后以太坊价格波动下跌,项目方因信仰或开发需要,大都选择持有。Finbit
Capital 做了五年的数字货币对冲套利,联合创始人 Ember
表示,“我们建议项目方做对冲保值,要不会很惨”。然而,绝大多数项目方似乎更相信币带来的升值。

一名开发者告诉《核财经》,其项目始于2017年底,已经融资两轮,7月份谈好了第三轮的2000枚ETH投资,被拖延到8月后投资方反悔了,房租和人员工资接续不上,项目顿时陷入困境。他说,前期投资者没钱了,接洽了多家之前熟悉的Token
Fund,基本上连谈都不愿意谈,现在准备找传统投资机构碰碰运气,看能否起死回生。

“很多币圈投资人对行业、业务、技术的理解根本不够。”

各方都在回归理性。韭菜已经在涨跌中逐渐成长,他们暴富继而被套牢,在风浪中变得佛系;创业者的逻辑更加与传统创投圈无异:牛市高调拉盘(融资),熊市低调做事,资本寒冬总是洗牌的机会,撑过了之后即是出头之日;资本在寒冬之中变得谨慎,曾经追热度、快进快出的币圈资本,也逐渐变得更像传统风投,强调价值投资、布局未来。

韭菜退场与成长,项目方需要认真做事。

图片 6

针对此次熊市,一名华尔街加密货币对冲基金经理认为,由于担心熊市延长,目前部分基于以太坊的项目正在套现,以弥补支出。“这些创业公司融了很多钱,却没有财务管理和现金管理经验,他们过早抛售,给市场造成很大压力,但市场环境非常脆弱。”

幸亏,熊市的到来给了散户反思、成长和退场的契机。

一名项目运营表示,虽然更用户群里偶尔有用户出来抱怨,但会有用户出来主动“劝停”。“毕竟今日以太坊也跌成这样,用户也明白大势不好,不是只有我们这样。”

熊市来了。挤泡沫的时候到了。

西京“过高”的信仰离不开之前的从不信到信。眼看着几百块的比特币涨到两千、两万,甚至十万,你就莫名其妙又信了。

这也不是行业经历的第一个熊市,也不是行业经历的最后一个熊市。

当然,你更可能根本看不到,因为这个行业不再热,企业会逐渐淡出公众视野,死了的销声匿迹,活着的低调做事。

“2014年出来了无数的资讯、交易所,都死了。”币圈老人孙小小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最为赚钱的矿业,也未能幸免。全副身家
all-in 烤猫股票的孙小小,到了 2015
年春节,连回家的车票都快买不起。据链池科技创始人三金表示,后来死了不下
100 家矿机代工厂。

“说实话,我还是更关注我投的股权类项目,陪他们成长、找团队、定方向等。之前投的那些空气币项目,我自己都瞧不起他们,也不会为他们站台。有时候投了之后,我都没跟他们打过电话,我只会拿自己的钱去玩玩,不会用基金的钱去投。”一只新基金的创始人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

图片 7

冬天总会到来,冬天总会过去。

融资艰难,PPT 和 PR 对用户和投资者都不再有用,只能靠产品了。

与西京一样,这也是日禾经历的第一个熊市。之前他从 7000 元到 90
万,翻了不止百倍。

图片 8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这两年的盛况在老人眼里就像 2013
年比特币第一次暴涨。币价的暴涨带动了行业的“迸发”,产业链上下游再次繁荣,钱包、媒体、交易所等基础设施和送水服务前赴后继。短期内百倍暴利,让周边产业和配套服务都大获其利。

从 7000 元起家翻了千倍的他,今天也是一位币圈大
V。他见过更惨的人比比皆是,“你问十个,可能十个都是借钱炒币”,这些人带着一夜暴富的心态进场,却往往因承受不了波动一夜归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