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价值选拔把握结构机会,哪些开销值得全部

摘要:要是你看过前面两篇有关大牛市已经启动的论述,而且还在翘首以盼等待下文的话,说明我那两篇专栏文章还没能说服你。你仍然在动…

  本周一,在降息利好推动下,上证指数以2532.88点收盘,自2011年11月16日跌破2500点,时隔三年多,股市再次回到2500点上方,这令市场振奋,不少机构发出声音,中国股市第九次大牛市或已开启。

要是你看过前面两篇有关大牛市已经启动的论述,而且还在翘首以盼等待下文的话,说明我那两篇专栏文章还没能说服你。你仍然在动摇、观望和反复,在希望从更进一步的论断中找到更多的牛市信心——这是许多普通散户面对大级别行情变化时常有的心理特征。

  一边是“涨声响起”的A股市场,一边是依然低迷的实体经济,我们对于牛市的判断或许应比以往慎重许多。但三年多的时间,尽管大盘涨幅归零,A股市场的结构性机会却从未停止过,而股票型基金在这一轮周期中可谓很好地抓住了结构性良机。从上一个2500点到这一个2500点,历时三年多的时间(2011年11月16日至2014年11月24日),而根据WIND数据统计,其间415只股票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达到了16.81%,其中有333只基金取得了正回报,盈利面达到了80%。可观的绝对回报,充分展示出基金作为专业机构投资者的实力和优势。

我判断这次大牛市的背景,是国际货币新体系尚未建立,而原有的货币发行机制及其通过汇率传导的协调机制则在瓦解之中。因此,这次牛市与科技创新无关,也与公司业绩无关,更与题材重组无关。任何一个持有现金的投资人现在真正需要考虑的问题是,现在持有现金安全吗?国际货币新体系究竟何时能建起来?究竟是等到欧洲恢复财政秩序之后,还是等到美国就业复苏,或者是全球气候协议定稿?说实在的,此时此刻,没有人清楚国际货币新体系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这样一来,全体投资人就陷入了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又一次困惑,当时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而国际货币新体系还未确立,大家着实惶恐了一段时间,加之美苏冷战的影响,黄金被推高到了前一个历史高位,通货膨胀在美国泛滥的同时,标普500指数却奋力攀高。一句话,全球踩着美元上升,美元贬值导致的那一次混乱,至今让世人记忆犹新。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WIND数据统计,同期华商基金[微博]旗下的股票型基金——华商价值精选三年多的收益率达到了71.63%,在415只股票型基金中名列第7,是少数几只在此期间收益率超过50%的基金之一。而今年以来,在股市反复震荡的行情中,截止到11月24日,该基金依然创下了40.48%的收益率,表现同样令人瞩目。

所以,投资人现在迫切需要弄明白的是,今次牛市当中,那些大象之所以会狂欢,是因为大多数投资人不知道究竟应该持有哪一类股票才能扛过这段国际货币新体系建立之前的失序时期,因此,大家只能买入那些所谓安全的大蓝筹。因为,无论未来世界如何变化,我相信中国的石油、电力、保险等等体积庞大的上市公司肯定会在新体系中占有一席之地,也因此会在这场“乱市奔牛”游戏中有所表现。

  巴菲特曾说,市场短期是一台投票机,长期则是一台称重机,对个股如此,对投资人也是如此。华商价值精选的稳步上升与中国所处的经济转型大背景不无关联,而其基金经理刘宏在成长派股基管理中一向令人称道,其管理能力在于他对经济转型方面成长股投资的深挖,这与很多股基盲目投资创业板成长股并不相同。对于未来,刘宏表示,“并购重组仍然是宏观经济转型期,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特征。未来我们主要看重的是具有坚实产业逻辑基础的并购重组,和具有广阔行业发展未来的借壳重组”。

我被许多人追问:为什么不肯买新科技、新能源、新材料等股票呢?为什么不买高成长股呢?中小板会怎么走呢?
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上面分析的牛市背景框架是正确的,那么这次牛市就应该由大蓝筹驱动。如果那些高科技股票真有创新革命式的成果和前景的话,我们又怎么会在今天陷入困惑呢?旧的货币发行体系下如果真的能够诞生“新星系”级别的科技革命,又怎么会陷入今天的困境呢?因此,别再给我说什么科技革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