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万达业务大变局,谁懂王健林的良苦用心

  万达商业变商管,这步对了!

  王健林曾给地产集团定下三大任务:第一要负责消化商管集团的地产业务,原来商业地产还有一些房地产开发业务,地产集团要尽快帮助消化,但利润归商管;第二要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也不排除纯粹搞一些住宅开发;第三,输出品牌管理。在王健林的规划中,地产集团“不求做大,主要看利润”。

  今年1月20日,万达在哈尔滨召开2017年度年会,会上王健林公布了万达2017年的业绩数据。2017年,万达集团实现收入2273.7亿元(162亿旅游收入不能并报),其中商业地产收入1125.4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04.1%。王健林说,万达已经把地产类逐步降低,并把服务类的影视、体育和文旅列为公司发展的重点。

本文出自

  在万达2018年的规划中,新开业万达广场50个,万达茂2个;房地产收入879亿元;新发展重资产万达广场7个;轻资产万达广场50个,其中合作类40个,投资类10个。这些都需要地产开发来支撑,而万达没有理由突然将这块肥肉扔掉。

  王健林对这部分业务颇为不满,其在2017年年会上表示,“要从实际效果出发,不玩概念,不烧大钱。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科集团总裁)太多的钱。”

  反而,市场对这种事后的辟谣有点意外。

  电商分析师表示飞凡电商与很多传统零售商转型互联网遇到的问题相似。团队不稳定、商业模式模糊及烧钱亏损严重,都是其过去面临的主要问题。

  尽管万达辟谣,但其去地产化已经是圈内的共识。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万达架构的调整一方面是企业内部的自我改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外部的各类压力。在不断研究市场变动的情况下,其拆分业务也是希望不断吻合市场需求。过去万达一直尝试走轻资产的模式,但是从实际情况看,传统地产业务机会依然存在。所以,成立新的地产集团,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万达的投资逻辑。

  地产的钱好不好赚?赚快钱就像是吸食毒品,吸了一口就欲罢不能。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图片 1

  万达的业务架构调整在年初早已初露端倪。

  万达彻底去地产化还算数吗?

图片 2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网科集团坎坷边缘化

  2017年,虽然万达确实遇到了困难,但万达运营轻资产的水平与带来的积极成效就摆在那里,所以,万达在和腾讯的合作中提到一两年内不再进行房地产的开发这并不意外,因为这和当初老王提到的2020年“小目标”高度一致。

  此后1月29日,腾讯、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收购万达商业香港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彼时,万达方面确认,引入新战略投资者后,万达商业将更名为万达商管集团,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万达商管今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

  尽管地产大佬们抱怨国家的调控,并且有任志强的“夜壶论”,但是地产开发的暴利依然存在,万达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割断,特别是万达目前资金陷入困顿之际。而地产现金奶牛效应明显,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3日,公布2017年业绩预告的房地产上市企业合计82家。其中有60家企业的业绩预告是预盈与预增,占比达73%,预计亏损的企业只有8家,不足10%。这8家企业基本是处于转型中。也就是说,房企在2017年基本实现了利润的全线爆发,期中荣盛发展、新城控股、阳光城等房企由于结算面积及项目结构变化,预计2017年业绩增速分别达39%、80%、83%(预告区间中值),龙头房企招商蛇口、保利地产、绿地控股业绩增长均在25%上下。

  地产集团“消化”重资产

  2017年万达面临了一系列的危机,老王先是把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打包卖给了孙宏斌和李思廉,把一堆万达广场卖给了朱孟依,把长白山度假区卖给了孙双喜,不管外界怎么解读,有多少其他的原因,这事实上是其“轻资产运营”的一种策略。

  虽然王健林曾在2017年年会上表达了对网科集团的“不满”,但此次网科集团在官网中消失却让人“始料未及”。

  我们从万达2018年的计划中更能看出其决心:计划收入2479亿元,其中商业地产收入1245.4亿元,文化集团733亿元,文化占比接近60%。万达以商业地产为核心,通过商业地产积累的资产、品牌,将为这些服务型产业铺路。

图片 3

摘要:万达彻底去地产化还算数吗?
尽管万达辟谣,但其去地产化已经是圈内的共识。
1月29日,饱受资金流动性困扰的万达引入 腾讯 、 苏宁 、 融创 、 京东
四大豪门,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在腾讯科技…

  2016年10月,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从万达金融集团独立分拆出来,专注线上线下融合,打造新一代物联网模式,旗下有飞凡电商、快钱等产品。在万达集团2016年工作总结中,王健林透露,2016年,网络集团收入4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3%;金融集团收入213.5亿元,完成计划的127.7%。2017年网络集团收入要达到65亿元,金融集团收入达到265亿元。

  当然,尽管代建给绿城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但它也不会短时间内切割地产开发一样,万达真正要放下开发也需要一个过程。

  据官网信息显示,万达商管集团涵盖万达广场、慧云系统、商业规划研究院三大子生态,定位为全球领先的商业物业持有及管理运营企业。截至2017年底,已在全国开业235座万达广场,2018年计划开业52个万达广场。

  万达“轻资产”之路加速

  综合来看,对于万达网科集团“消失”,外界既感到意外,又认为在情理之中。在2018年1月20日的万达2017年年会上,王健林曾表示,网科集团暂不安排2018年的收入计划,并将成立新网科公司。“战略合作者确定之后,再来确定业务目标。”当月29日,万达就宣布引入新投资者。

更多

文/王东论金

  用自己的短板和别人的优势竞争,不明智,特别是对于老王这样“做什么事都要做龙头”的人来说。

  事实上,万达集团内部业务架构调整何时完成只是时间问题。对于业务架构调整具体内容,万达集团方面未作回应。

发表评论